“小事件”何以展现“大主题”

“以小见大”虽然是新闻采写中常用的表达手法,但很多时候,因为对“小事件”把握不当,很难衬托出“大主题”。“小事件”看似微观,却是决定“大主题”的必要条件。

从2012年9月12日开始,《北京青年报》推出“家国十年——迎接十八大走转改系列报道”,这组报道以“家”“国”为背景,通过寻访国家领导人在京考察足迹这一主线,选择基层样本深入采访,反映北京市十年间的建设巨变。

作为参与者,笔者采写了两篇报道,分别是《大槐树见证田仙峪村之变》和《一个库区农民的“护水经”与“致富经”》。报道秉承“以小见大”的写作手法,通过人物的经历,折射出北京农村的变迁轨迹。精挑细选,选取“小事件”

写《大槐树见证田仙峪村之变》之前,笔者前往距离北京70多公里的怀柔区田仙峪村。在北京上千个农村中选择田仙峪。是因为2012年除夕,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曾来这里和村民共度新春,并称“田仙峪是个好地方”。田仙峪村具有北京农村的共性,又有自身特点,它便成为《北京青年报》聚焦农村变迁的样本。

笔者从10余个个体中,分别选取与社会福利、村容村貌、民俗旅游关系最密切、感同身受的三个个体,作为展现“大主题”的“小事件”。例如,老支书邵亮的老伴前年做了心脏起搏器手术,由于他们加入了“新农合”,5万元的手术费只需要掏2万元。76岁的邵亮说:“如果没有新农合,像我们这样的农民根本做不起手术。”邵亮的切身体会,反映的正是“新农合”制度的优越之处。

“小事件”要有故事情节和细节

一个完整的故事勾勒出一个“大主题”背景。2003年农历小年这天,胡锦涛总书记冒雪走进农民崔士会的家门,坐在土炕上与崔士会一家唠家常。

《一个库区农民的“护水经”与“致富经”》的故事就从胡锦涛问起孩子上学要交多少学杂费这个话题开始讲起。崔士会告诉总书记,两个孩子的学杂费就要20。o多元。讲到这里,笔者第一次引入细节——2000多元的学杂费花去这个家庭一半的年收入。

这个细节直接引申出崔家当时的生活困境——别人家盖起了砖瓦房,崔土会全家还住在石头垒的危房,冬天,刺骨的寒风从白纸糊的窗户缝里灌进屋里。家里除了一台黑白电视,没有任何家电。

故事情节在新学期发生转变——学校取消了学杂费。故事接下来讲述了崔士会卸掉学杂费的压力之后,如何精心管护自己的玉米地和栗子树,如何成为翻建危房的受益者,以及参加社会保障带来的好处。

崔士会的故事,是京郊农民十年发展的缩影,具有普遍的代表性。而通过这个“小事件”故事,读者也能从中感受到农村取消学杂费、农业结构调整、新农村政策带给广大农民的好处。

处理“小事件”要放得开收得住

收放自如是处理好“小事件”尺度的关键。《大槐树见证田仙峪村之变》选取的3个“小事件”,都没有跳出新农村变化这个“大主题”的框架。在展现村客村貌十年间的变化时,陈述了田仙峪村铺设柏油马路。修建公共厕所,安装太阳能路灯,从山上引下泉水,接通宽带和有线电视等一系列措施。至此,笔者没有进一步介绍更多新农村变化,及时收手,因为“小事件”延伸的范围已经过于分散,以至于村容村貌变化这个“大主题”正变得模糊不清。于是,笔者选取村里实行的垃圾减量分类这个具体的“小事件”,通过“路边看不到垃圾和污水”的事实描述,反映出田仙峪村村容村貌干净整洁的“大主题”。

《一个库区农民的“护水经”与“致富经”》一文则围绕库区农民“护水”这个“小事件”入手,充分展开,体现出过去十年水库农民坚持不懈“护水”的付出和回报。

综上所述,以“小事件”切入,展现“大主题”的表达手法有一定规律可循。笔者结合

自己的采写经验总结出的三点感受并非万能的钥匙,它只适用于特定的写作模式。新闻写作是一项创造性的工作,需要记者在实践过程中根据采访实际需要不断地求变求新,“以小见大”的运用也不例外,求新求变才是永恒的规律。



联系客服:cand57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