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总让这扇门开着”

2005年4月中旬的一天,日中友好会馆门外,一些日本右翼分子聚在一起,高喊着对中国不友好的口号。而正在此时,中国青年也正由于日本政府在侵略中国问题上死不认罪的态度,进行着反对日本“入常”的网上签名活动。就在中日关系大幅降温的时刻,由日中友好会馆主办的“现代中国画家――杨力舟、王迎春的水墨世界”画展开幕式正如期在会馆美术馆内举行。展览现场,中国两位著名画家的作品,形式新颖,笔墨酣畅,日本文化界名流云集于此,畅谈感受,交流技艺,让人觉得这里才是真正的春天。

入夜了,一位梳着短发,身着职业套装的中年女士仍坐在会馆的办公室里,静静地读着一篇篇日本观众的留言,其中一位50多岁的日本公司职员在留言簿上这样写道:“看了展览,知道了中国的水墨画是可以这样自由的,什么都可以表现的,我感到很惊奇。特别感觉到了杨先生作品中马的力量,王迎春先生作品中人的表情纤细之美,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很新鲜的体验。”还有的观众留言说:“在日中关系这样特殊的时刻举办此展,你们辛苦了!两国的友好对于亚洲,对于全人类都是非常重要的。通过这个展览,我们了解了崭新的中国。” 她此刻读着这一条条观众留言,从心底涌上的兴奋扫去了白天因忙碌而带来的疲惫。这位女士就是此次活动的策划者,同时也是日中友好会馆文化事业部的负责人李学惠部长。

三万六千平方米庭院是她异乡的家

有位在日本生活了多年的日籍华人朋友说:“李学惠真是好样的!四年来不管外面是风吹还是雨打,她始终让日中友好会馆这扇门开着。”

位于日本东京的日中友好会馆建于1986年,建筑面积三万六千多平方米,是一座典型的中日合璧式风格的庭院建筑。这块地皮是当年中国政府出资购买的。如今在这块土地上,每天都有400至500位中日人士在这里进行各种交流活动,这里变成了东京中日文化交流的中心。因而,这里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被日本的右翼分子 “盯上”,从某种角度而言,这里的确是看不到硝烟的外宣前沿。

李学惠原是中国文化部的一名干部,2001年被派遣到日中友好会馆工作。在这四年中,日本首相小泉不顾中日两国人民的感情而一次次参拜靖国神社,一小撮日本右翼分子抱着历史的阴魂不停地狂妄叫嚣,而李学惠面对这种情况,时刻不忘记肩头的责任,她顽强地把一个个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展览办到了日本,把一场场展现中国优秀民间艺术的演出介绍到了日本。

李学惠说话声音不是很高,但微快的语速与她的工作节奏倒很是合拍。在会馆入场处人们可以看到,一张又一张的招贴画在木质的展示架上有序地插着,有“中国四川赴日三星堆展”、“中国木偶剧团赴日演出”、“中国京剧人物造型展”,还有“中国民间剪纸赴日交流”等等。一个又一个展览,一场又一场演出,一次又一次交流活动,使中日两国民间文化交流之船,始终在一衣带水的两岸间摆渡着。

不知这个年龄季节的女性是否都能有那种秋叶般的静美感,每当李学惠付出了很多心血办成功了一个又一个展览项目时,每当鲜花送上、掌声响起时,她除因偶然串作翻译人员而登上舞台外,大多时候看到的她总是静静地站在那些“社会名流”的身后。她用自己的心血默默铺筑着中日文化交往的砖石。

和李学惠漫步在东京街头的过街桥上,如果不是那些掺杂着汉字的日文道路提示牌,很可能会让人感觉到这是北京的哪一个街头。然而对于生活和工作在日本人中间的李学惠来说,这里的确是异国他乡。面对着来自祖国的亲人,李学惠说了一句可能很多人都说过的话:“到了国外你才知道自己特别地爱国。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中,你不由得就把自己放到一个崇高的境界里,自觉地、默默地为自己的国家做着有意义的事情,时刻在体会着‘报效祖国’这几

个字的深刻意义,即使有了成绩也不会去请功。现在国内都在学习‘三个代表’,身在异国你会觉得‘三个代表’之说让你工作起来坦坦荡荡,因为我们工作的意义之一就是代表了这个时代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她说得是那样的自然和自豪。但每当白天在工作中与日本同事有了不同的想法,一时又难以沟通时,就会不自觉地想起在国内有了困难可以跟领导说,可以和周围同事讲的情景。在这样的夜晚她也会感到一种孤独,因为自己此时远离祖国。但天性开朗乐观的她又幽默地说:“虽是在异国他乡,但我是为我的国家做着事情,能有这样机会的人不多啊。”

她带着nhk记者远赴中国泉州

李学惠不仅把中国的展览办到了日本,把中国的文化传播到了日本,同时她也把日本文化带进了中国,使两国民间文化有了更亲近交流的机会。

她曾说:“我们从事的文化交流是为国家的经济建设,为国家的外交大局服务的。在中日‘政冷经热’的时候,我们更要注重两国之间文化方面的交流。”于是,在她的努力下,2005年,日本最大的电视台nhk对中国木偶剧团做了两小时零四十五分钟的专题报道,最为精彩的是,节目的背景镜头从木偶的表演一直摇向中国提线木偶之乡――泉州的街景、寺庙、茶馆??日本最有名的主持人山川静夫的讲解更使今日泉州的面貌栩栩如生地呈现在日本观众眼前!

日本电视台对泉州的报道,缘于李学惠之前策划的泉州木偶赴日演出。

她曾去拜访日本nhk电视台,请其对中国的木偶文化予以宣传报道。为了“公关”成功,她首先找来相关资料自己学习,从木偶的历史、木偶的特色到木偶之乡的风土人情以及木偶之乡的发展变化??她写方案通常写到深夜,这等于是给人家写了一个长长的绘声绘色的剧本。当对方答应后,李学惠又想,中国与日本都有自己的木偶大师,如果能用nhk的镜头记录下两国木偶大师的初次见面,这是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啊!于是她打听到日本提线木偶的“第一人者”结成座孙三郎的地址后便去拜访。李学惠问日本顶级木偶大师结成座孙三郎:“您去过中国吗?”他说:“还没有。”李学惠告诉他,中国泉州,是一个美丽的城市,那里有一个有名的提线木偶剧团,并建议他,如果去中国,第一步应该踏上被称为中国提线木偶之乡的泉州。

在泉州,中日两位70多岁的国宝级木偶大师见面了。中国木偶大师黄奕缺手中的小猴子比真猴子还灵活,可以让小猴子骑自行车,还可以在自行车上倒立,猴子还会顽皮地往人身上爬。其中一个场景是小猴子钻到一个木箱里,突然尾巴被木箱盖夹住了,台下观众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声尖叫,日本大师看得目瞪口呆,激动地在台上与黄老先生拥抱。日本人问中国大师:“木偶在时代不断发展的情况下如何进行改革?”中国大师回答:“要在保持传统的基础上改革创新。”日本大师又问木偶团:“您到日本作一场演出要多少钱?”团长回答:“不要钱,为友好交流而去。”就这样,泉州提线木偶被带到了日本。

木偶演出在东京日中友好会馆多功能厅进行,“三打白骨精”是日本人都很熟悉的中国历史名著《西游记》里的故事,看到白骨精变脸,不仅小孩尖叫,大人也发出惊叹声。李学惠说:“那时,观众在看着舞台,而我们工作人员的眼睛却一直在看着观众。看着观众随着剧情而变化的表情,听着观众发自内心的笑声,我们的心里盛满了满足感。”最后一场演出,中日双方打起了“擂台”。舞台上七十多岁的结成座孙三郎用木偶表演狮子舞,中国的狮子先出来演了一段后,日本的狮子出来了,两个狮子逗着演。台下一片欢呼,掌声、喊声连成一片。主持人问结成座孙三郎:“你怎么看中国狮子和日本狮子的表演?” 老人回答:“中国狮子生龙活虎,日本狮子文静可爱。”中国木偶团团长说:“中国狮子是武狮,日本狮子是文狮,两个狮子一起演出,汇合成一道亚洲最好的文化风景。”观众一起喊:“斯巴拉西

(好)!”还有人站起来鼓掌。

除了在东京的演出之外,她还想办法联系木偶团到地方作交流演出。日本群马县六合村的居民们以他们特有的淳朴热情欢迎了木偶团一行,男女老少纷纷赶去看演出,热烈的气氛感染着每一个人,演出结束后还久久不愿离去。

工夫不负苦心人,这样有意义的活动,不仅得到日中友好会馆的全力支持,日本国际交流基金、日本全日空航空公司、中国国际航空公司都予以了大力协助。后来,日本nhk电视台在她的反复说服下,也终于有了中国泉州之行,并有了一台与木偶相关、与中国木偶之乡泉州相关的丰富的电视节目。

谈起组织中日交流活动的感受,李学惠说:“所有的活动经费基本上是在日本解决的,去‘公关’日本那些著名团体、企业和媒体的目的不仅仅是解决经费不足的问题,还包括让更多的人参与中日文化交流,因为这些事是不可能一个人完成的,需要调动中日双方的民间团体一起努力。”在这个过程中,李学惠真正体会到人们对优秀文化的热爱。正是这种看似纯粹的文化交流搭起了中日两国人民之间友好的彩桥。

价值连城的“三星堆”渡海而来

2004年5月至2005年3月,“苏醒的四川文明――三星堆与金沙遗址秘宝展”在日本举办,日中友好会馆是主办方之一。此次展览以震惊中外的三星堆和金沙遗址的一流文物为主打,突出展现3000多年前巴蜀文化的灿烂之源,受到日本民众、媒体的广泛关注。这是2000年船棺遗址和2001年金沙遗址发掘出土的主要文物第一次走出国门,系统地在海外展出,被日本众多媒体称之为“金沙秘宝,世界初公开”。

1929年中国“三星堆遗址”的发掘,将蜀国的历史推前了两千多年,被誉为“世界第九大奇迹”。“苏醒的四川文明――三星堆与金沙遗址秘宝展”历时十个月,在日本的六个城市进行巡展,除电视、广播报道外,仅在日本各地报刊刊登的文章和广告就有400多份。 此次展览从四川省有关部门共借出了110件展品,其中的一尊青铜立人像竟重达180公斤。有日本观众激动地在留言簿上写道:“你们把中国几千年前的文化变成了可以触摸的历史!”这次展览主办方还别出心裁地邀请了在日本家喻户晓的中国“女子十二乐坊”成员担任解说员。人们徜徉在黄金制品、青铜器等文物长廊中,青春靓丽的“女子十二乐坊”演奏的《茉莉花》优美的旋律在大厅中回荡。

更让人感到细心体贴的是,“三星堆”展览现场的小招贴画正面是印刷精美的青铜器照片,背面则是用安静的蓝色为底制作的日本至中国乐山、峨眉山及北京、上海等地的旅游路线图。而就在展览期间,日本当地的几家旅行社就满足民众的要求,在参加巡回展的城市组织了若干个旅行团往返包机分赴中国四川各地旅游,更近距离地亲身体验中国的古文明魅力。 日本是一个地震多发的国家,文物展期间曾经历了几次地震,李学惠深夜被震醒后,朦胧中第一个意识就是“我的文物”,清醒后便将每件文物都在脑子里过一遍,第二天早上会早早地跑到展场,冲到那几件“危险品”前去查看。她说,办文物展很辛苦,同时也肩负着重大责任,但听到东瀛民众发自内心的对中华文化的赞美时,作为中国人的那种自豪感会油然而生。

萤火虫带给人们的启示

外宣工作者有了量的积累才能有质的突破。两国人民只有加深了解之后,才能更多地在情感上拉近距离。

2005年6月初,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胜利60周年,由日中友好会馆和中国人民对外友

好协会等单位举办的“中国现代女艺术家特选展”在东京开幕。王毅大使出席开幕式并致词说:“为纪念反法西斯胜利60周年,中日两国计划举办一系列纪念活动,今天的‘特选展’是这一系列活动中的第一项,我对此表示热烈的祝贺并向活动的主办者,向策划了此活动的我的同胞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听到这里,李学惠心潮起伏,那些被有关方面和媒体称为“第一次”“第一个”的活动一个个浮现在眼前。6月下旬该展又移至北京,许多人站在日本画家马越阳子的作品《人间的河》面前,不由得会怦然一动,那是一个充满柔情的女性,对苍茫宇宙充满了深情的凝望。马越阳子女士说:“我想把水流、大气和世界连在一起,用颜料和画笔绘出一个世界,让善良和爱交流。”她还说 :“从太空观看地球那蓝色是多么的美丽,可在某处却还有毫无休止的战争,真让人痛心。全人类都在共同仰望着和平之星,善良和爱是不会输给战争的。”

展览现场,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公使说:“我非常喜欢中国女画家王迎春的作品,她的画感觉非常热闹,而且很有新鲜感,具有国际语言。”他也很赞赏中国绘画中的对传统的继承,并表示一定要到王迎春的工作室去读读画。而在场的北京女画家联谊会会长王迎春女士说:“我有个构想,我们要把世界女美术家联合起来,共同用手中的笔呼吁世界和平。”她的话得到了日本公使和日本画家的纷纷响应。

李学惠在日本工作了四年,无论是带着“黑白的记忆,童真的震撼”在中国军事博物馆举办的“2003北京国际漫画周”,还是被日本观众称之为中国各代用马灯照亮的镂空艺术的“中国皮影展”,这一个又一个文化交流活动,都宛如一朵朵温馨绽放的小花儿,使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那一天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副会长李小林女士在画展开幕词中讲了一个萤火虫的故事,她说:“我到日本时,在一个小餐馆吃饭,看到每张餐桌上都有一小瓶萤火虫,灯一关掉萤火虫就闪闪发光。这时我想到,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像萤火虫一样,用闪闪的光去照亮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此时,站在李小林身旁的李学惠,又一次宽慰地笑了。



联系客服:cand57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