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状况分析_李东阳

·4110·

本文摘自基层医学论坛jcyxlt.com

水平、加大基层指导力度、积极开展产儿科危急重症急救知识培训及不断强化产科规范化管理等措施密切相关;孕产妇死亡率、婴儿死亡率及新生儿死亡率是反映一个国家社会经济、卫生状况和人民健康水平的

[5]

主要指标,梁芳等研究证实,实施孕产妇系统管理在降低孕产妇和儿童死亡率方面有积极作用,刘玉[6]

洁的研究也显示,随着孕产妇系统管理的升高围产儿死亡率呈现逐渐下降情况。本研究采用TOPSIS法综合分析各项指标,消除了不同指标间因量纲不同、离散程度不同对评价结果产生的偏倚,结果显示无锡市孕产妇死亡率、婴儿死亡率及新生儿死亡率均呈逐年下降趋势,孕产妇保健工作质量整体呈提高趋势,2014年最优,2006年较差,与实际情况相符。

综上所述,无锡市近年来保健服务工作取得较好进展,孕产妇死亡率、婴儿死亡率及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均维持在较低水平。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医学模式的转变,人们对妇幼保健服务的需求不断增长,因此,加强和规范孕产期保健工作,提高孕产妇保健服务质量,保障母婴安全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今

后应继续完善孕产妇系统管理工作,建全妇幼卫生体系,做好孕产妇产前检查、早孕检查、高危筛查和产后访视等工作,降低孕产妇死亡率和儿童死亡率,切实保障母婴安全。参考文献

[1]方积乾,孙振球.卫生统计学[M].第6版,北京:人民卫生

出版社,2008:428-431.[2]闫然,陈庆文,宗楠,等.运用TOPSIS法综合评价我国儿童保

J].中国妇幼保健,2016,31(1):4-6.健情况[[3]胡慧华,蔡晓萌,孙亮,等.运用TOPSIS法综合评价河南省近

10年儿童保健工作质量[J].中国妇幼保健,2013,28(35):

5763-5765.

[4]王洁玉,田庆丰.运用TOPSIS法、秩和比法和密切值法综合评

J].中国妇幼保健,2016,31(8):价河南省孕产妇保健情况[

1571-1573.

[5]梁芳,李芝兰,杨言军.兰州市2005-2014年孕产妇保健服务

.中国妇幼保健,2015,30与孕产妇死亡的变化趋势[J]

(304):5093-5095.

[6]刘玉洁.孕产妇系统保健与围产儿死亡分析[J].现代预防医

学,2012,39(23):6162-6166.

07-13修回日期:2016-责任编校:薛丽萍/王雨

2015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状况分析

李东阳,王璟,朱雪娜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北京妇幼保健院,北京100026

摘要:目的分析2015年北京市婴儿死亡率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主要死因及医疗保健服务利用情况。方法采用

2005-2015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监测网数据,分年龄和地区对婴儿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及主要死因进行分析。采用Ex-cel2007软件和SPSS15.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结果2015年北京市新生儿死亡率(NMR)、婴儿死亡率(IMR)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U5MR)分别为1.52‰、2.42‰和3.02‰。5岁以下儿童死亡以婴儿为主,占80.16%。2005-2015年北京市NMR、IMR和U5MR总体呈下降趋势,年平均下降率分别为7.43%、5.70%和5.12%,其中NMR下降速度最快。2015年北京市郊区各年龄组儿童死亡率均高于城区。城区NMR、IMR和U5MR年均下降速度快于郊区。2015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前5位死因依次为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先天性心脏病、出生窒息、肺炎和意外窒息,占全部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51.69%。主要死因及顺位具有年龄和地区差异。在新生儿死亡中,城区首位死因为出生窒息,而郊区首位死因为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并导致47.14%郊区新生儿死亡。在婴儿死亡中,郊区第5位死因为意外窒息。在1~4岁儿童死亡中,郊区意外死亡儿童所占比例明显高于城区。2015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发生在医院、途中和家中的比例分别为69.45%、8.62%和21.93%;死前住院治疗、门诊治疗和未就医比例分别为74.67%、16.97%和8.36%;死前诊断级别在省、区、街级医疗机构和未诊断的比例分别为80.42%、15.93%、1.31%和2.35%。城区5岁以下儿童在医院死亡、死前接收住院治疗、死前诊断医疗机构为省级的比例均高于郊区。结论北京市U5MR处于较低水平,但仍有下降空间,郊区应作为控制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重点区域。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和意外伤害应作为控制郊区U5MR的重点内容。

关键词:婴儿死亡率;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新生儿死亡率;死亡原因

中国图书分类号:R179

文献标识码:C

4411(2016)20-4110-04;doi:10.7620/zgfybj.j.issn.1001-4411.2016.20.04文章编号:1001-

婴儿死亡率(IMR)和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

(U5MR)是反映一个国家国民健康和社会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在2000年9月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上,U5MR被列为8个千年发展目标中的目标4,即到2015年将U5MR在1990年的基础上降低2/3。我国

[1]

通过7年的努力,于2008年提前实现了这一目标。在“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收官之年,也是我国“十二五”时期的最后一年,为了解北京市5岁以下

儿童的生存状况和医疗保健服务利用情况,现对北京市2015年5岁以下儿童死亡资料分析如下。1资料与方法

1.1资料来源资料来源于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生命监测网,监测范围为北京市所有行政区,城区包括东城、西城、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门头沟和房山区,郊区包括昌平区、通州区、大兴区、顺义

中,,·4111·

区、平谷区、怀柔区、密云区、延庆区。

1.2监测对象及户籍归属方法监测对象为监测区域内妊娠满28周,娩出后有心跳、呼吸、脐带搏动、随意肌缩动4项生命体征之一,而后死亡的5岁以下户籍儿童。

户籍归属方法:已报户籍的儿童以本人户口为准;未报户籍的儿童父母均为北京户籍者,随母亲户籍;父母一方为北京户籍者,计入北京户籍所在地。1.3资料收集与质量控制儿童死亡信息收集包括两条途径:①医院途径:上报所有在医院发现的5岁以下儿童死亡信息,填写《儿童死亡报告卡》并上交所在辖区的区级妇幼保健机构;区级妇幼保健机构将本区户籍的《儿童死亡报告卡》转至儿童户籍所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进行入户核实并上报,外区户籍的《儿童死亡报告卡》横转至相应的区级妇幼保健机构,再转至户籍所在社区入户核实并上报。②地区途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收集辖区内儿童出生及死亡情况,利用妇幼保健网(妇女保健、儿童保健、计划免疫门诊等)进行监测,填写《儿

,定期上交区级妇幼保健机构。区童死亡报告卡》

级妇幼保健机构每季度对辖区上报的《儿童死亡报告卡》进行准确性和完整性审核,与疾控部门核对死亡儿童,并将核实后的《儿童死亡报告卡》上报给市级妇幼保健机构。市级妇幼保健院每季度对辖区上报的《儿童死亡报告卡》进行准确性和完整性审核,每年与市疾控部门核对儿童死亡信息。市、区两级妇幼保健机构每年抽取1/5的社区和医院进行质控检查及漏报调查。2005-2015年市、区两级质控年均活产漏报率均低于2%,死亡漏报率均低于1%。

1.4指标定义与死因分类①活产:孕满28周或体

表1

年份(年)20052006200720082009201020112012201320142015

年平均下降率(%)

活产数628306349877658809818935390583110033132227127015152929126648

人数207215206199221187207253193229192

重超过1000g的活产婴儿数。②死因分类:主要根据国际疾病分类(ICD-10),疾病诊断名称参考诸福棠主编的《实用儿科学》中全国统一的诊断名称,共35种分类编号。

1.5统计学分析①某地区儿童死亡率=某地区某年龄段儿童死亡数/当年该地区监测活产数×1000‰。②5岁以下儿童某死因别死亡专率=5岁以下儿童某死因死亡数/当年该地区监测活产数×100000/105。采用Excel2007软件和SPSS15.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

2结果

2.12005-2015年北京市U5MR及变化趋势2015年北京市共发生5岁以下儿童死亡383例,其中新生儿192例,占50.13%;婴儿307例,占80.16%;1~4岁儿童死亡76例,占19.84%。5岁以下男童死亡率为3.17‰,高于女童(2.87‰)。2005-2015年北京市户籍活产数总体呈上升趋势,2015年较2005年增加了1倍。2005-2015年北京市NMR、IMR和U5MR总体呈下降趋势,并随时间下降速度逐渐减缓。NMR、IMR、1~4岁儿童死亡率和U5MR年平均下降率分别为7.43%、5.70%、2.34%和5.12%。其中NMR下降速度最快,1~4岁儿童死亡率下降最慢。见表1。

2.22005-2015年北京市城区和郊区5岁以下儿童死亡情况2005-2015年北京市郊区各年龄组儿童死亡率均高于城区,城区和郊区各年龄组儿童死亡率均呈下降趋势。城区NMR、IMR和U5MR年平均下降率均高于郊区;城区1~4岁儿童死亡率变化不大,郊区1~4岁儿童死亡率年平均下降速度明显高于城区。见表2。

2005-2015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各年龄组死亡率

婴儿

人数273294302301312298313379296356307

率(‰)4.354.633.893.723.493.292.842.872.332.332.425.70

3.293.392.652.462.472.061.881.911.521.501.527.43

4873565657796256718676

1~4岁儿童人数

率(‰)0.761.150.720.690.640.870.570.420.560.560.602.34

5岁以下儿童人数321367358357369377375435367442383

率(‰)5.115.784.614.414.134.163.413.292.892.893.025.12

率(‰)

新生儿

·4112·

表2

年份(年)20052006200720082009201020112012201320142015年平均下降率(%)

活产数(例)40918421305286156745637036703080044952489212710856291989

2005-2015年北京市城区和郊区5岁以下儿童死亡情况[例(‰)]

城区

郊区

1~4岁儿童21(0.51)36(0.85)27(0.51)28(0.49)34(0.53)43(0.64)34(0.42)37(0.39)44(0.48)52(0.48)45(0.49)

0.40

5岁以下儿童188(4.59)202(4.79)212(4.01)226(3.98)243(3.81)241(3.60)244(3.05)273(2.87)246(2.67)294(2.71)245(2.66)

5.31

活产数(例)2191221368247972423625650235532998936979348884436734659

新生儿83(3.79)90(4.21)84(3.39)62(2.56)70(2.73)57(2.42)65(2.17)96(2.60)57(1.63)70(1.58)72(2.08)

5.82

婴儿106(4.84)128(5.99)117(4.72)103(4.25)103(4.02)100(4.25)103(3.43)143(3.87)94(2.69)114(2.57)115(3.32)

3.70

1~4岁儿童27(1.23)37(1.73)29(1.17)28(1.16)23(0.90)36(1.53)28(0.93)19(0.51)27(0.77)34(0.77)31(0.89)

3.18

5岁以下儿童133(6.07)165(7.72)146(5.89)131(5.41)126(4.91)136(5.77)131(4.37)162(4.38)121(3.47)148(3.34)146(4.21)

3.59

新生儿124(3.03)125(2.97)122(2.31)137(2.41)151(2.37)130(1.94)142(1.77)157(1.65)136(1.48)159(1.46)128(1.39)

7.50

婴儿167(4.08)166(3.94)185(3.50)198(3.49)209(3.28)198(2.95)210(2.62)236(2.48)202(2.19)242(2.23)200(2.17)

6.12

2.35岁以下儿童主要死因及顺位2015年北京市

5岁以下儿童死亡前5位死因依次为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先天性心脏病、出生窒息、肺炎和意外窒息,占全部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51.69%。郊区5岁以下儿童死亡前5位死因及顺位与全市相同,城区5岁以下儿童首位死因为出生窒息,第5位死因为败血症。不同年龄组儿童的主要死因也存在差异。2015年北京市新生儿死亡前5位死因依次为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出生窒息、先天性心脏病、肺炎和败血症,占全部新生儿死亡的69.27%。城区和郊区新生儿主要死因顺位不同,城区首位死因为出生窒息,败血症居第4位,肺炎居第5位;郊区新生儿首位死因为早产或低

表3

地区全市

年龄分组新生儿婴儿1~4岁儿童5岁以下儿童

城区

新生儿婴儿1~4岁儿童5岁以下儿童

郊区

新生儿婴儿1~4岁儿童5岁以下儿童

脑膜炎;K:腹泻。

出生体重,占郊区全部新生儿死亡的47.14%,肺炎居第4位,败血症与意外窒息并居第5位。2015年北京市婴儿死亡前5位死因依次为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先天性心脏病、出生窒息、肺炎和意外窒息,占全部婴儿死亡的59.61%。城区与郊区婴儿死亡前4位死因及顺位相同,城区第5位死因为败血症,而郊区第5位死因为意外窒息。2015年北京市1~4岁儿童前5位死因依次为意外伤害、肺炎、先天畸形、白血病和脑膜炎,占全部1~4岁儿童死亡的51.32%。城区和郊区1~4岁儿童前5位死因顺位大致相同,郊区意外死亡儿童所占比例为25.81%,明显高于城区。见表3。

2015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各年龄组前5位死因a及构成比(%)

第1位A(30.21)A(20.85)G(19.74)A(16.71)B(21.31)A(14.95)G(17.78)C(12.55)A(47.14)A(30.97)G(25.81)A(24.31)

第2位B(20.31)C(14.66)D(10.53)C(12.79)A(20.49)C(14.43)D/H(8.89)A(12.13)B(18.57)C(15.04)D(12.90)C(13.19)

B(11.30)C(7.14)B(13.00)H/I(9.68)B(9.03)

D(8.33)

第3位C(10.94)B(13.03)H/I(9.21)B(10.44)C(13.11)B(13.92)

D(7.57)E(8.20)D(6.70)I(6.67)D(7.11)D(5.71)D(7.08)第4位D(5.73)D(6.84)

第5位E(2.08)F(4.23)J(2.63)F(4.18)D(5.74)E(6.19)J(2.22)E(5.02)E/F(1.43)F(3.54)J/K(3.23)F(4.17)

注:a.死因分类:A:早产或低出生体重;B:出生窒息;C:先天性心脏病;D:肺炎;E:败血症;F:意外窒息;G:意外伤害;H:白血病;I:先天畸形;J:

2.45岁以下死亡儿童的医疗保健服务利用情况5岁以下死亡儿童的医疗保健服务利用情况主要通过死亡地点、死前治疗情况和死前诊断级别进行评价。2015年北京市5岁以下郊区儿童死于家中和途中的

比例均明显高于城区。死亡前城区儿童住院治疗的比例高于郊区,未就医的比例低于郊区。城区5岁以下死亡儿童死前诊断医疗机构为省级的比例高于郊区。见表4~6。

表42015年北京市城区和郊区5岁以下儿童死亡地点[例(%)]

地区医院途中家城区182(76.15)17(7.11)40(16.74)郊区84(58.33)16(11.11)44(30.56)合计

266(69.45)

33(8.62)

84(21.93)

表52015年北京市城区和郊区5岁以下儿童死前治疗情况[例(%)]

地区住院门诊未就医城区186(77.82)37(15.48)16(6.69)郊区100(69.44)28(19.44)16(11.11)合计

286(74.67)

65(16.97)

32(8.36)

表62015年北京市城区和郊区5岁以下儿童死前诊断级别[例(%)]

地区省区街未诊断城区205(85.77)23(9.62)3(1.26)8(3.35)郊区103(71.53)38(26.39)2(1.39)1(0.69)合计

308(80.42)

61(15.93)

5(1.31)

9(2.35)

3讨论

3.12015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状况2015年北京市NMR、IMR和U5MR分别为1.52‰、2.42‰和3.02‰,低于英、美等国及发达国家平均水平,

与日本和新加坡接近[2]

。2015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中,婴儿占80.16%;男童死亡风险高于女童。2005-2015年北京市NMR、IMR和U5MR总体呈下降趋势,并随时间下降速度逐渐减缓,U5MR年平均下降率为5.12%。NMR下降速度最快,提示10年间北京市对新生儿死亡控制效果较好,但2015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中新生儿比例为50.13%,

仍高于欧美等国的平均水平[3]

,提示北京市NMR仍有下降空间。2015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存在城郊差异。郊区各年龄组儿童死亡率均高于城区。2005-2015年北京市城区和郊区各年龄组儿童死亡率均呈下降趋势,但城区NMR、IMR和U5MR下降速度均明显大于郊区。提示北京市控制5岁以下儿童死亡尤其是新生儿和婴儿死亡的措施在城区取得了较好效果,但在郊区效果有限。郊区1~4岁儿童死亡率下降速度大于城区,提示10年间郊区1~4岁儿童健康状况得到了明显改善。

·4113·

3.2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主要死因及顺位与往年[4]

相同,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先天性心脏病、出生窒息、肺炎等4种疾病仍为2015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的前4位死因。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居首位,意外窒息居第5位。主要死因及顺位具有年龄和地区差异。在新生儿死亡中,城区首位死因为出生窒息,而郊区首位死因为早产或低出生体重,约占郊区新生儿死亡的一半,提示郊区医疗机构在早产儿或低出生体重儿的救治能力方面仍有待提高。随着生育政策的调整,高龄生产和辅助生育技术应用比例的不断提高,给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儿死亡率的控制带来巨大挑战,建议一方面应不断提高郊区早产儿临床救治水平和医疗质量,另一方面也应加强郊区妇女孕期和新生儿期的保健和管理。此外,意外伤害也是导致郊区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突出问题。在婴儿死亡中,郊区第5位死因为意外窒息,而在1~4岁儿童死亡中,郊区意外死亡儿童所占比例也明显高于城区。提示婴幼儿意外伤害尤其是意外窒息的预防是控制郊区5岁以下儿童死亡的重点内容。

3.3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医疗保健服务利用情况北京市城区5岁以下死亡儿童死前接受医疗服务情况明显好于郊区,反映了城区和郊区在医疗资源配置上的不均衡。此外,危重患儿转诊不畅使之无法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及经济因素导致郊区患病儿童放弃治疗比例高于城区也是需要考虑的因素。

综上所述,北京市U5MR处于较低水平,但仍有下降空间,郊区应作为控制U5MR的重点区域,早产或低出生体重和意外伤害应作为控制郊区U5MR的重点内容。北京市还应不断加强郊区医疗保健资源配置,提高郊区妇女儿童医疗保健服务能力,制定和实施有针对性的防控措施,如建立高效的全市危重儿童转会诊网络、加强宣教,不断提高郊区儿童家长的健康和安全意识等。参考文献

1]WangH,LiddellCA,CoatesMM,etal.Global,regional,andna-tionallevelsofneonatal,infant,andunder-5mortalityduring1990-

2013:asystematicanalysisfortheGlobalBurdenofDiseaseStudy2013[J].Lancet,2014,384(9947):957-979.

2]YouD,HugL,EjdemyrS,etal.Global,regional,andnationallev-elsandtrendsinunder-5mortalitybetween1990and2015,withsce-nario-basedprojectionsto2030:asystematicanalysisbytheUNIn-ter-agencyGroupforChildMortalityEstimation[J].Lancet,2015,

386(10010):2275-2286.

3]LiuL,JohnsonHL,CousensS,etal.Global,regional,andnational

causesofchildmortality:anupdatedsystematicanalysisfor2010with

timetrendssince2000[J].Lancet,2012,379(9832):2151-2161.4]闫淑娟,朱雪娜.2003-2012年北京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和死

亡原因分析[

J].中华预防医学杂志,2014,48(6):484-490.修回日期:2016-03-17责任编校:薛丽萍

[[[[



联系客服:cand57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