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好”

2013年年初去云南香格里拉,和这次路过贵州凯里市,我看到藏族、苗族少数民族的妇女背小孩的包裹上,都有“小娃娃长命百岁”这样的文字,这几个字在刺绣图案旁边,很抢眼,但一点都不突兀。云南香格里拉古镇的广场,藏族人和游客们围成一个大圈起舞,大圆圈慢慢旋转着。傍晚,背孩子的藏族妇女站在那看了有一小会。

为了准备这次去贵州的采访,我先前查了些苗绣的资料,有个记者的报道和“小娃娃长命百岁”一样很触动我。在那篇关于苗绣现状的文章中提到,一位绣工在做绣片的时候,信手在四个角上绣上了“小朋友好”四个字,而为什么这么绣,这位绣工也说不清,只是觉得这时候就应该是这几个字。

“小娃娃长命百岁”、“小朋友好”这样的字眼,不拐弯抹角、真诚自然。想想现在的孩子们被包裹在一堆情感表达不明的外来卡通、图案中,还是有些别扭。九几年上小学的时候,有个同学背着一个洋娃娃形状的背包,娃娃的肚子就是个布口袋,女同学男同学都觉得新鲜,但那个背包,回想起来挺丑的。

“小朋友好”是一种表达,我小学三四年级,班里一个女同学在作文里把自己写成“小妖精”,其实也是。这位女生的“名篇”的开头大致是这样的,她是迷路了遇见个好人,好人一开口,就是“小妖精你怎么了?”

放学后我和几个男同学研究她为什么这么写,有人说那女生一定是“小鬼”不会写,就写成了“小妖精”。

作文事件结束后,她有次犯错,老师当着全班面拧着她的脸,说这就是咱们班的妖精。她的眼神瞥向一旁,与暂时被拉长的脸皮是相反的方向。那个眼神我记忆犹新。

她为什么这么写,她从未和别人提起过。也许“小妖精”是那个人的原话。但是,在没有错字的情况下写下“小妖精”这三个字,这算是错误么?为什么老师和同学没有问她为什么会这么写?在她还没来得及解释之前,她莫名其妙地获得了一顶有着成人语义的“妖精”的帽子。

每次老师当着全班念这些“败笔”作文时,课堂立刻变成了茶馆。有个男同学的作文,老师读着读着都乐了,作文讲的是他帮助一个路过家门口的三轮车夫,把车推过小桥――他家我去过,门口有流水,挺诗情画意的。那同学在文中和车夫一块喊的口号“一二推、一二推、一二使劲推”是主要的吐槽点,但一个小孩子和一个大人这么喊,还是挺有爱的。这篇走红的作文给作者带来的,是一个不会写好作文的印象,以及一个大大的笑料,单从信心上来讲,被打击得可以了。

当初那些在老师朗诵作文时大笑的同学(包括我),其实笑得太早了。不知不觉,在快马加鞭的成长过程中,我们曲解了越来越多的“小妖精”。

大学毕业时找工作,为了和别人找话题,我还拿这个作文当成一个笑话讲――最可怕的是,也许在别人眼中,你早就已经成为了“小妖精”,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网上随便说一句话,有人动不动就说你卖国贼。我希望现在的孩子不要有和我们类似的经历。

这次旅游栏目去贵州采访,我在石桥村旁边的自然村大簸箕苗寨遇见八九岁的王有贵小朋友,和他的对话很难忘。

王有贵的父母在外打工,平时和奶奶住一块,他成绩很好,有间屋子贴了好多他得的奖状。他像一个大人一样招呼我坐,问我冷不冷,然后还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家里有些乱。起初一问一答,他有的答案似乎经过了一秒左右的思考。再后来他开始展现他活泼的一面,带着我在苗寨溜达时,他指着山路下边的河滩,说他“在那差点挂了”,那时候还不会游泳。 慢慢地话题打开了,他也主动问我些童趣的问题,比如最喜欢什么动物,去过什么地方??那天天气晴朗,云很少。



联系客服:cand57il.com